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在我心目中,台灣最好的音樂人肯定是李宗盛,其次呢?有一人令我十分景仰,他寫出過很多充滿靈氣的作品,首首令人動容,是無法解釋的感動,他是黃國倫。聽眾必定不會忘懷《我願意》、《味道》、《男人不該讓女人流淚》、《眼淚》等國語好歌。

相信黃國倫的歌曲亦深深吸引了許志安,當後者在1996年推出大碟,找來黃國倫全新創作了一半歌曲,專輯的主題曲《男人最痛》已成安仔的代表作,不過,今天分享的一首,冷門得多,但我極之喜歡。

想不到曲風一向如泣如訴的黃國倫,竟會寫出一首很dark、很嘈吵、很憤慨的搖滾作品《下次》。安仔以頹廢的唱法演繹,老實講我覺得他應該唱得更盡,方能唱得出歌曲中的暴烈感覺。很多人會覺得,玩重型搖滾,或new metal,夠嘈夠狠便是一切,包括玩這種音樂的人本身,其實,再轟炸的音樂都可以編排和彈奏得有層次,大家可欣賞一下《下次》的音樂,尤其鼓手有亮眼的發揮。

《下次》由林夕填詞,全首歌都在重覆提及同一事情,就是你永遠不知還有沒有下次,人和事都是無比「化學」。同一題材和寫法,約十年後夕爺再寫一遍,就是《夕陽無限好》。

這個版本的長度比唱片版足足短了一分鐘,未能呈現最精彩的音樂編排

相關文章:

《從沒這麼愛戀過》降key更好聽

朱米高,傳媒人,基督徒,曼聯迷,識少少音樂,中了80,90年代的廣東歌毒,每天筆錄每一首廣東歌印象,風雨不改,希望寫一千篇。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