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借來的美夢》借來的香港?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彭健新的《借來的美夢》,旋律悅耳,令人感動,尤其由彭健新這麼獨特磁性的聲音演繹,倍添蒼涼。原來作曲者正是彭健新本人,為何他沒有向唱作人路線多加發展?又為何不見其他歌手向他邀歌?

1982年,正值中英兩國進行香港前途談判,不少香港人開始有大限將至的感覺,而「借來的地方」,正是當時人對香港的其中一個形容詞。據說鄭國江也因此順手拈來了「借來」二字填在這歌中,甚至成為重要主旨。一直以來,我對《借來的美夢》的印象,都是一首非常反映政治現實的歌,可是當我再三細閱歌詞,發現並不很政治,卻比較類似城市民歌的文青故作哀愁,例如同年代的《昨夜渡輪上》;同時,亦感慨都市中人與人的疏離與冷寞,與後來福音歌手吳潔梅的《無言者》異曲同功。

大概自1997年後,已再沒有人形容香港為借來的地方。尤其經過2019年,每一個真正珍惜香港的手足,都視香港為一個絕對屬於自己的地方,每逢想起大家為此所作的犧牲,我便不自禁激憤莫名。究竟,屬於這片土地的美夢何時會降臨?

相關的文章:

《陽光大減價》剝晒衫褲剝晒鞋

Written by

朱米高,傳媒人,基督徒,曼聯迷,識少少音樂,中了80,90年代的廣東歌毒,每天筆錄每一首廣東歌印象,風雨不改,希望寫一千篇。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