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傷信》Eason的第一把聲音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陳奕迅講過,由第二張大碟開始,監製將他另一把聲音發掘出來,意思是開發了另一種的唱法,換句話唱,當他推出首張唱片時,他的唱法是不同的,我們可以從重溫當時唱片來證實。

首張唱片除了《時代曲》之外,《傷信》是另一首受歡迎的作品,由日本音樂才女西村由紀江作曲, 原本是沒有歌詞的 ,旋律極盡哀傷,抑揚頓挫,演繹要有豐富的感情,當然,對新人王陳奕迅來說沒太大問題。而當時,Eason果然是用了一種跟之後很大不同的唱法,低音甚至有少許像梁漢文,不是不好,但顯然未確定自己的風格,我甚至斗膽說,假如他一直用這種唱法唱下去,未必有今天的成就。樂壇巨星不等如是全個樂壇唱得最好的人,但肯定是具備強烈的個人風格。

周禮茂的歌詞,由一封信開始,道出了故事主人翁的內疚和無奈。而周禮茂的填詞特色是往往自創或自組詞彙,標奇立異,不是人人可接受,例如『男人心一字馬』。《傷信》這歌名也是食字食出來的,可能指傷心地相信,也可能是指一封令人傷心的信。

西村由紀江的純鋼琴演奏

相關文章:

《時代曲》臣光初現

Written by

朱米高,傳媒人,基督徒,曼聯迷,識少少音樂,中了80,90年代的廣東歌毒,每天筆錄每一首廣東歌印象,風雨不改,希望寫一千篇。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