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光輝歲月》真「曼德拉效應」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6月30日是黃家駒逝世週年。數黃家駒作品中,可稱為偉大之作,要數《光輝歲月》。

在通俗的流行曲中,以當代的政治人物為主角,是非常罕有,《光輝歲月》之所以偉大,就是打破了流行曲的框框,以遠至地球另一端的南非政治人物曼德拉為題,其視野之廣闊,令人折服。

1990年初,被囚多年的曼德拉終於獲釋,『今天只有殘留的軀殼 迎接光輝歲月』,大概就是當時的寫照。這是黃家駒包辦曲詞的作品,歌詞是他填得不錯的一首,雖然仍有一些小瑕疵,例如全首詞都不壓韻,但勝在相當平實、不誇張煽情,「殘留的軀殼」和「光輝歲月」更是一個很有戲劇張力的對比。

《光輝歲月》的編曲,也來一次反樸歸真,並未像同期作品般加入很多keyboard和電腦程式,以很raw的彈他彈法來呈現,原始而更有生命力。

究竟曼德拉本人有沒有聽過《光輝歲月》?相信很多人都看過或聽過一則有關報導,指曼德拉不單止聽過,更感動落淚,但若仔細查證此事,會發現消息並不可靠,這件事本身可能只是「曼德拉效應」下,一個被人信以為真的傳聞。至於曼德拉本人,『一生經過彷徨的掙扎』,由一位勇武抗爭者蛻變成和理非,一個人已成就和勇合一,值得香港人深思,也實在感謝家駒和Beyond將這位遠在非洲的人物帶到香港的普及文化之中。

家駒逝世27週年,也是香港國安法通過之日,我想以1991年Beyond紅館演唱會,家駒唱《光輝歲月》前的一番話作結:

『喺度再次多謝大家到嚟嘅朋友,希望明年我地搵一個,可以嘅話,搵一個更開放、更自由、更和平嘅地方,一齊再唱歌,一齊再拋開一切嘅壓力、苦惱、煩惱,去享受一個好和平好和平,好親切嘅音樂會,好唔好?』

91年演唱會中的壓軸歌曲, 比歌曲更經典的是演唱前家駒的一番話

相開文章:

《海闊天空》變成《今天我》之前。。。

Written by

朱米高,傳媒人,基督徒,曼聯迷,識少少音樂,中了80,90年代的廣東歌毒,每天筆錄每一首廣東歌印象,風雨不改,希望寫一千篇。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