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關淑怡初出道,唱片公司替她選了一種很美式的音樂路線,與日式少女偶像明顯有別,後來卻憑一首很日本的《難得有情人》打響名堂則是後話。她第一張大碟《冬戀》中的第一、二plug分別是《叛逆漢子》和《冬戀》,第三plug《再會》是一首十分耐聽的歌。

關淑怡是一位有靈氣的歌手,唱歌能夠觸動人心,有好幾遍,我也被她的演繹深深感動,例如《最深刻一次》和《把歌談心》,《再會》也同樣感動了我,不過這種靈氣歌手的通病就是演出狀態不穩定。

《再會》的主題就是懷緬過去,而經過時間洗鍊,這首歌本身也惹人懷念,在MV中看見少女時期的關淑怡,然後想起今天的她,實在百般滋味;歌詞中有兩句是這樣的:『看著了一扎舊信』和『看著了一冊舊相』,驚覺信件和硬照彷彿已是一百年前的產物,今天,信和相都變得數碼化了。

當年的關淑怡,唱法尚未如今天般有自我風格,仍然處於探索自己聲線的階段,比起成熟老練,青澀時代又確有另一種味道 ~ 其實每段人生的青澀時代都值得懷緬。

相關文章:

《難得有情人》鄺美雲幫關淑怡助攻

Written by

朱米高,傳媒人,基督徒,曼聯迷,識少少音樂,中了80,90年代的廣東歌毒,每天筆錄每一首廣東歌印象,風雨不改,希望寫一千篇。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