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冬之旅人》出自久石讓手筆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前文已多次提及,李克勤的《Purple Dream》大碟有三首歌名「人」字尾的作品,未被選中成主打,卻比主打有過之而無不及的好,今天終於有機會分享第三個「人」。

日本的流行文化在八十年代的香港,深深洛印,一些歌曲或者電視節目會起個懶日本的名,例如甚麼「株式會社」,或用上日文的「の」字,我見過一個明明made in China的臭丸的包裝上無厘頭地印兩行日文字。

《冬之旅人》這名字也很日本,除了「之」字,「旅人」也不是一般中文會用的,旅客就用得比較普遍,這個歌名基本是直接引用原曲的。

《冬之旅人》這首歌曲大有來頭,因為作曲的是音樂大師久石讓,但原來原唱也是久石讓,真係估你唔到,也只怪自己對日本樂壇認識太少。李克勤的廣東版,沿用原來的編曲,即電子beat底加弦樂為主,原曲已這麼好,絕對犯不對要大改。到了今天,我仍然不明白為甚麼這首歌不是主打,同碟的《一生不變》真的那麼好嗎?如果《Purple Dream》大碟以《冬之旅人》、《九月中的陌生人》和《風雨夜歸人》作主打,說不定李克勤早登天王之列了。

原曲

相關文章:

《風雨夜歸人》李克勤的一首「大歌」

《九月中的陌生人》靠歌迷自己推

Written by

朱米高,傳媒人,基督徒,曼聯迷,識少少音樂,中了80,90年代的廣東歌毒,每天筆錄每一首廣東歌印象,風雨不改,希望寫一千篇。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