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別了秋天》人間原沒有童話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街口賣蛇的蛇王炳話「秋風起三蛇肥」,而對從事寫作的人,秋天是大好的場景用以抒情,以流行曲為例,自古不知幾多首以秋為題的歌曲。

我最喜歡的愛情電影正是《秋天的童話》,相信亦是很多朋友的心水,但它的主題曲卻未被好好注意,確實可惜。

為這部電影作一首主題曲,要有很多考量。首先,一部浪漫的愛情電影,當然要抒情,最好是可歌可泣,但究竟歌曲應該以電影中哪一個角色做第一身呢?片中的船頭尺是個老粗,如果以他做第一身,卻又一股文藝腔,會有點格格不入,那麼以十三妹做第一身?又違反了電影所表現的視野,以一個第三身的角度描寫又如何?

結果,《別了秋天》以第一個方向來創作,即以船頭尺的心聲為題,但以一種文藝手法表達。這首歌以琴聲和小提琴聲引導,旋律如泣如訴,煽動聽眾的情緒。電影以一個遺憾卻未至於悲傷的結局作結,歌詞亦點到即止:『望再次尋回我心所愛 可惜那秋天已別去了』,留一點給聽眾想像的空間。

當時看《秋天的童話》,有很大的投入感,也非常希望船頭尺跟十三妹可以重聚,所以常常渴望有續集,當然這些想法俱往矣,若片中兩位主角真有其人,性格背景差異如此巨大,豈能開花結果?再者,這電影之所以美麗,在於它的遺憾,若這個童話最後真的有一個standard的童話式結局,又怎樣掀動觀眾的心至今天?

最近,《別了秋天》先後有兩位歌手翻唱,分別是我曾在facebook推介過的鍾一諾,與及張崇基,希望未聽過的朋友留意一下,更希望未看過《秋天的童話》的人,趁秋風起,欣賞兩位當時正藉最佳狀態的演員一次令人難忘的演出。

相關文章:

《甜蜜十六歲》呂方挑戰弱項

《無可奉告》有種青春叫青春交響曲

Written by

朱米高,傳媒人,基督徒,曼聯迷,識少少音樂,中了80,90年代的廣東歌毒,每天筆錄每一首廣東歌印象,風雨不改,希望寫一千篇。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