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刺客》舊酒好在有新瓶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某年年終,電台訪問林振強,問他該年最滿意哪些作品,他說出了兩首,分別是《反叛》和《刺客》。那是1986年。

譚詠麟的《刺客》由劉以達作曲,當時校長的《第一滴淚》大碟想甩掉日本味,而正好達明一派也剛剛冒起,劉以達為校長寫了兩首歌,就是《第一滴淚》和《刺客》,兩首都不太劉以達,《刺客》都算有少許達明特色,但更加似《愛情陷阱》之類的日式電子音樂。

《刺客》的前奏採用逐件樂器加入的形式,慢慢將氣氛推進,長度達五十秒但不覺冗長,而我頗喜歡由pre chorus進入副歌時轉key,轉得很暢順和自然。

為什麼林振強滿意《刺客》這首歌?因為他用了擬人法,將失戀的感覺比擬為刺客,無時無刻在追殺故事的主人翁,令人無處可逃,的確有新意,因為這些失戀題材實在太多,真的寫到悶也聽到厭,這次以刺客的姿勢出現,立即由抽象變成形象化,表達得生動很多。

劉以達和林振強可謂兩位天才型的音樂人,二人甫合作立即素擦出火花,可惜只此一次。

當年TVB的MV竟將劉以達寫成「劉已達」
86年演唱會的現場演出,當時《刺客》是新歌

相關文章:

《第一滴淚》MV主角竟然冇畀校長錫?

Written by

朱米高,傳媒人,基督徒,曼聯迷,識少少音樂,中了80,90年代的廣東歌毒,每天筆錄每一首廣東歌印象,風雨不改,希望寫一千篇。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