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千千闋歌》依依不捨卻沒有遺憾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改編歌年代,唱片公司看中心儀的外語歌,自然虎視眈眈,如那首作品是必紅的級別,甚或出現幾胞胎的情況。

近藤真彥是八十年初亞洲頭號偶像,但當時日本藝能界,新陳代謝極快,年青偶像可以紅幾年已屬難得,到了八十年代末,近藤真彥也必須面對事業走下坡的問題,幸好當時他遇到了一首好歌,令他短暫重上高峰。

在不懂日文的情況下聽近藤的《夕陽之歌》,都會感受到箇中的唏噓,有種英雄遲暮的感覺。在三個廣東版本中,梅艷芳同名的《夕陽之歌》、Blue Jeans的《無聊時候》,大抵延續了原曲的唏噓,其中Blue Jeans的黃良昇,更和原唱者近藤真彥撞聲!

陳慧嫻的《千千闋歌》,在三者中是最年青正面,有依依不捨,卻沒有痛苦遺憾,是另一種感覺。

慧嫻自1988年宣告將暫別香港到海外留學,隨後兩張唱片,少不免離愁別緖。假如《秋色》大碟中的《幾時再見》和《人生何處不相逢》只屬預演,那麼《永遠是你的朋友》中的《千千闋歌》和《夜機》就絕對是真情流露了。儘管慧嫻刻意打扮得成熟,但《千千闋歌》,仍然給我一種校園惜別的感覺,完全有別於另外兩個版本的滄桑。

林振強寫離情,最好的作品是林子祥的《每一個晚上》,簡直是整個廣東歌歷史長河上的最佳。《千千闋歌》以「歌」借代為友情,不算有創意,但當中仍有令人難忘的佳句,如『當某天雨點輕敲你窗 當風聲吹亂你構想 可否抽空想這張舊模樣』。

唱《千千闋歌》時的陳慧嫻是她事業的最高峰,但高峰後的下一站竟然是暫時告別,反觀其他曾宣佈引退或暫別的藝人,就是在事業稍為回落時作此決定,我十分佩服慧嫻的堅定和成熟。

真正離別時

相關文章:

《Love Me Once Again》Side Cut都整喊你

Written by

朱米高,傳媒人,基督徒,曼聯迷,識少少音樂,中了80,90年代的廣東歌毒,每天筆錄每一首廣東歌印象,風雨不改,希望寫一千篇。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