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有追看這個Blog的朋友一定明白,這不是什麼「流行經典五十年」,我所寫的,純粹按個人喜好,所以並非首首經典,有時頗冷門,我甚至會寫一些我不喜歡但值得談論的八、九十年代廣東歌,今日這一首是有點冷門但我就很喜歡。

作為一個七十後,羅文並不是出現在我人生正確的時間,為什麼?因他唱《小李飛刀》、《獅子山下》時我仍在牙牙學語,到了八十年代,我到了少男年期,要迷也當然迷譚詠麟和張國榮,羅文對我來說是有點過氣,也接受不到他的「cam cam地」。但無論如何,相信無人可以否定羅文的歌唱造詣,還有他對藝術的追求,堪稱一位藝術家。在時不與他的八、九十年代,羅文仍然在起起跌跌中反彈了幾次,例如《幾許風雨》,與及「籮記」年代的《壞情人》,足見他的實力和接受新事物的器度。

今天分享的《塵緣》是在《幾許風雨》之後,在高峰後稍稍平靜的時期。在八十年代尾,徐日勤常跟林夕合作,例如杜德偉的《忘情號》,陳百強的《從今以後》和《無聲勝有聲》,而這幾首歌的特色,就是編曲用上了很多電子元素,令歌曲的感覺很大型,beat底很重,但《塵緣》則反其道而行,首先編曲方面比上述幾首簡約得多,也沒有電子元素,另外徐日勤罕有的寫了一首具中國味道的旋律,正歌部份基本以五聲音階完成,整首歌調子也優美。

那時的林夕,剛剛由「Raidas御用詞人」闖進主流,那時他的筆鋒當然未算老練,《塵緣》的首兩句:『無人夜半仍然害怕會失落 要靠酒精使我善忘』的「會」字和「要」字就是一例,但同時,《塵緣》這份詞充滿書卷氣,我很喜歡『相識至交 笑擁當天的我 每次聚散竟不發覺為何』,尤其『相識至交』是很少在流行曲出現的寫法,最初聽時以為是「相識到今」,後來才明白是指由相識至相交的狀況。

《塵緣》到今天,已成為我回首前塵時的一部份片段,一如羅文本人和他其他作品,到我開始「老」才慢慢懂得欣賞。

Written by

朱米高,傳媒人,基督徒,曼聯迷,識少少音樂,中了80,90年代的廣東歌毒,每天筆錄每一首廣東歌印象,風雨不改,希望寫一千篇。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