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/傳呼機大約盛行於八十年代初,初頭被視為古惑仔恩物,一般良家婦孺不會也不須要擁有,這跟手提電話的故事如出一轍。到了八十年代中,傳呼機已很普及,在職人士甚或學生必有一部(或多部),成為香港人生活一部份。張學友的《夜深》,填詞的小鯨魚,不錯他就是學友的前女友,之前已填過疑似表露心跡的《別戀》,二人第二次合作的《夜深》是一首節拍勁烈的快歌,小鯨魚繼續展示自己不似業餘的填詞能力,一連串的場景描寫令人印象清昕,如『侍應亦暗暗笑』、『黑衫中 黑漆套 密碼Call機』等,似乎小鯨魚的偷師對象是林敏驄吧。而『373374號碼之中』用上了call機數字作為歌詞更頗為創新。//

全文:

https://www.patreon.com/posts/59461596

**成為Patreon付費會員,每月只需5元美金,可暢讀所有文章

朱米高,傳媒人,基督徒,曼聯迷,識少少音樂,中了80,90年代的廣東歌毒,每天筆錄每一首廣東歌印象,風雨不改,希望寫一千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