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天鳥》鄉謠怪客襲香港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盧冠廷的出現,在香港的流行樂壇是一個異數。出道時,常戴著cap帽、兩邊面頰長滿鬍鬚,完全與主流的美學標準相沖;聲音亦怪怪的,既不雄壯也沒有震音;第一首歌曲是鄉村搖滾風格的《天鳥》,在當時來說也是廣東歌中的另類。

這樣的一個怪傑、這樣的一首怪歌,的確引來注視,《天鳥》一曲十分流行,但當時觀眾的焦點只放在「怪」上面,將『Haha我要飛往天上』這一句用來玩、用來笑、用來扮,卻完全忽視了盧冠廷的才華,當然無人可預計,後來他成為了香港樂壇十分重要的創作人,與及電影配樂界的中流砥柱。

其實所謂「怪」,往往是相對的,一個人穿著西裝到郊野公園當然奇怪,但企在中環街頭就非常自然,毫不突出。現在回望,盧冠廷的「怪」是難能可怪的,因為這是對主流的一種衝擊,帶來新的風尚。事實上很多由外地回流的音樂人,初時都有點水土不服,但亦因此敢於製造一些另類刺激,除了盧冠廷,初入行的倫永亮也如此,像他的早期作品《愛在無限天方》,和《擦鞋仔》(許冠傑主唱)也同樣有別於熟口熟面的主流旋律。到後來,二人都已經完全融入香港樂壇的市場需要,寫下很多好作品,但棱角的消失又是不是一面倒的好事?

說回《天鳥》,這首歌的境界頗高,與世無爭的人生觀在任何時代都屬於高尚的情操,深深感動人心。難怪這麼多年後,這首歌仍然為人樂道。相信到今天,大家不再將目光放在它「怪」的一面,也更懂得欣賞它的好。

相關文章:

【霧之戀系列5】《愛是這樣甜》盧冠廷的甜蜜小品

Written by

朱米高,傳媒人,基督徒,曼聯迷,識少少音樂,中了80,90年代的廣東歌毒,每天筆錄每一首廣東歌印象,風雨不改,希望寫一千篇。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