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傳統上,華人社會對女性美麗的定義都離不開「白」,正所謂「美白」、「一白遮三醜」等,所以女藝人一般都白,唔白就化妝化到白,像鍾舒漫這樣黑的女歌手實屬異數。

初出道的陳松伶(當年叫陳松齡)也肯定是異數,她是短髮示人,粗眉、大眼、厚唇、皮膚黑,堪稱本地黑人女歌手,幸好松松姐姐五官標緻而且有觀眾緣,所以整體形象尚算陽光活潑。比較特別的,是這樣一個青春素人,原來是由老派的娛樂唱片公司捧出來的。陳松伶推出第一張唱片時只有十六歲,肯定是娛樂唱片歷來最年輕的歌手。

數到陳松伶的歌曲,除了兒歌和她自己主演的電視劇歌曲,有一首我比較有印象,因它完全有別於松松其他作品,就是改編Modern Talking的《宵禁》。

《宵禁》的原曲是Modern Talking的《Atlantis Is Calling(S.O.S For Love)》,可謂《Brother Louie》的姊妹作,beat底和旋律都很相似。似乎當時松松姐姐尚未掌握唱快歌的竅門,她演繹《宵禁》未有發揮相應的節奏感,表現只屬一般。

《宵禁》由向雪懷填詞,大約是借宵禁為背景,後段有寫一點主角對愛情的憧憬,不過寫得並不清晰,最後幾句要靠估才能明白意思,以亂世為背景的言情作品,我比較喜歡梅艷芳的《愛將》和羅文的《柏林圍牆》。

相信這一代的香港人都沒有經歷過《宵禁》,將來如何就無人知曉,不過,看看《宵禁》的歌詞,我竟發現在有多句已實現在今日的香港:

『世界沒有了動作
五百軍警遠遠步過
巴士已經熄了火
(按:港鐵暫停七個車站服務)
警車仿似障礙賽』

『世界電訊作直播
這晚貓狗無法度過』
(按:有動物吸入催淚煙)

『Woo……my baby
已經開始宵禁
入夜了大廈渡輪馬路通通封鎖
(按:有私人屋苑忽然轉大門密碼)

『Woo……my baby
我的擔心可會知
在午夜被人發現
軍警將你鎖』

相關文章:

【TVB兒歌系列8】《烏卒卒》鬼佬都怕她?

Written by

朱米高,傳媒人,基督徒,曼聯迷,識少少音樂,中了80,90年代的廣東歌毒,每天筆錄每一首廣東歌印象,風雨不改,希望寫一千篇。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