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寂寞的男人》偽毒告白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九十年代尾,四大天王雖未成過去式,但肯定不再玩晒整個樂壇。後起之秀陳奕迅和謝霆鋒來勢洶洶,四位前輩則已進入收成期,不用趕一年出兩三張碟,可慢慢做自己喜歡的音樂。

張學友自《釋放自己》大碟也果真釋放了自己,歌路越來越悠然自得,有時甚至聽到有點悶,因為當時他的作品需要更多時間細味,跟《情已逝》和《藍雨》時期截然不同。他在1999年推出的專輯《有個人》更帶點騷靈味,而我就後知後覺地喜歡裡面一首《寂寞的男人》。

1999年,張學友38歲,潘源良40歲,兩位年紀相若的男人,很可能面對同樣的問題,就是在事業有成的光環下,卻無法掩飾內心的不滿足,相信《寂寞的男人》的歌詞,正是他倆內心的寫照(至少是部份的寫照)。

當細心留意歌詞,你會發現,它也是現代毒男的寫照。例如:

『無聊的交際 祇管把笑容製造

回家 打開一副電腦

模擬找到 模擬傾訴 模擬很好』

在未有智能手機的90年代末,上網就只能用Desktop。

至於以下幾句就更加毒:

『夜深 粉紫色這外套

模擬起舞 模擬擁抱 模擬得到』

基本上,《寂寞的男人》可以作為今天的毒男告白,絕不過時,除了以下一句:

『仍然明知許多女伴 一轉身會遇到』

好明顯,真正毒男是不會認同這句的,所以這首歌只可作為偽毒男告白,又或者將歌詞稍為修改:

『仍然明知許多女伴 只save於我電腦』

這樣才算真毒男告白了。

《寂寞的男人》由創作歌手彭海桐作曲,當時以彭妮為筆名,寫出了一首好歌,亦是她成名之作。來自內地的她疑因簽證問題,無法留在香港繼續發展。

相關文章:

【真情流露系列6】《明日世界終結時》愛是不保留

Written by

朱米高,傳媒人,基督徒,曼聯迷,識少少音樂,中了80,90年代的廣東歌毒,每天筆錄每一首廣東歌印象,風雨不改,希望寫一千篇。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