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封鎖我一生》慘得滯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王傑在香港的走紅可謂異軍突起,其不修邊幅的形象,傾覆了自八十年代中起歌手必須大肆包裝的定律,當然王傑的不包裝也是包裝的一種,但他初期的歌曲,編曲的確做得很raw,有一種很純粹的風味,至於他的另一殺著,就是超級慘情的歌曲,配合他真實的堪呵遭遇,的確令聞者傷心。

或者王傑都知道,獨沽一味的慘情和冇包裝,長遠也不是辦法,所以稍後推出的作品,已沒有了起初的raw味,《封鎖我一生》是一首以中樂包裝的中版歌,與巫啟賢的《太傻》異曲同功,力求做得仔細,不過風格和歌詞內容,仍繼續慘絕人寰,這果真考驗歌迷的忠誠度。

《封鎖我一生》已明顯無復當年之勇,成為強弩之末,不過歌曲又其實不算差,只是重覆同一風格之下令聽眾有點疲倦,加上遇著四大天王(又是同一個問題),令王傑的音樂事業開始向下。我有一小插曲,就是最初聽『偏偏偶遇 愛極深』一句時,曾聽錯『偏偏偶遇 愛迪生』。

相關文章:

《人在風雨中》王傑Rock得起

Written by

朱米高,傳媒人,基督徒,曼聯迷,識少少音樂,中了80,90年代的廣東歌毒,每天筆錄每一首廣東歌印象,風雨不改,希望寫一千篇。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