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廣播道Fans殺人事件》識背請揮手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在photoshop尚未橫行平面設計界的年代,有誰不會有一秒鐘相信這個封套是真實的?

1993年,大多數香港歌迷還不知hip hop為何物,軟硬天師已經身先士卒,穿上oversize的NBA T-shirt和戴上cap帽,大Rap特Rap:『我歌神瘋魔幾百萬人 呼風喚雨叱吒風雲』!

《廣播道Fans殺人事件》都算是成功將Rap引入廣東歌,此前例如羅文的《激光中》,其實是數白欖,到林子祥的《Ah Lam日記》和杜德偉的《影子舞》已算是Rap,但大家都未懂這樣稱呼。而《廣播道Fans殺人事件》跟上述作品最大分別之處,在於全首歌只有Rap,連一句須唱出來的旋律也沒有。

那時,我是可以將整首《廣播道Fans殺人事件》輕鬆背出來,而且不止我一個,很多當年的少年人也做得到。基本上,整張《廣播道Fans殺人事件》專輯我也識背。其實越喜歡文字和歌詞的人,越會覺得該專輯好玩又過癮,這是中文流行音樂史上一張重要而且劃時代的唱片。對軟硬來說,這專輯比他們上一張《車欠石更》大為進步,首首都言之有物。

這首歌的前奏和過門音樂是以《愛情陷阱》的經典前奏重製再用,也算特色。多年後,陳奕迅的《重口味》則用上了《愛情陷阱》的電結他solo。

Written by

朱米高,傳媒人,基督徒,曼聯迷,識少少音樂,中了80,90年代的廣東歌毒,每天筆錄每一首廣東歌印象,風雨不改,希望寫一千篇。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