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早年的梁漢文,奉行師兄許志安2.0路線,也就是極冧和極痛苦兩條腿走路,沒有中間。在冧歌方面,Edmond比安仔有過之而無不及。

Edmond由《刑事偵緝檔案II》開始接手主唱該系列的主題曲,對我來說,最深刻印象的是第二輯的插曲《愛與情》。這首歌由新加坡音樂人李偲菘作曲,果然比一般Cantopop更清新脫俗。

究竟甚麼才是最冧的境界?熱戀?初戀?其實由蘊釀到進入戀愛時期也可以好冧,當中的不確定、估估下,也頗浪漫。林夕把箇中的感覺,恰到好處地記錄在《愛與情》之中,實在夕爺也少填這樣甜蜜的題材,不過不代表他不懂填。

Edmond一向擅長演繹這種浪漫小品,但《愛與情》他簡直唱到極緻,不止冧,簡直有點姣,不是羅文那種妖艷,卻是少男發情那種。

《愛與情》是一首很舒服,引來無窮遐想的作品,我更喜歡隨後的acoustic版本,木結他、Bass、小提琴和少許敲擊樂,我間中就會放給自己聽。

個人相當喜歡的acoustic版

相關文章:

《纏綿遊戲》原來是韓國歌

Written by

朱米高,傳媒人,基督徒,曼聯迷,識少少音樂,中了80,90年代的廣東歌毒,每天筆錄每一首廣東歌印象,風雨不改,希望寫一千篇。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