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憑著愛》之一 :「『緊緊登登』已極好」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曾幾何時,外地歌手都要唱起廣東歌來,想在香港樂壇分一杯羹,例如鄧麗君、翁倩玉、河合奈保子、吳奇隆,還有很多,好不熱鬧。來自台灣的蘇芮,來港發展前大概已是樂壇大家姐,仍要遠渡來發展,可見香港當時是個何等吸引的市場。

回看蘇芮在港走紅的軌跡,離不開兩個元素,第一是「電影歌曲」:香港人認識蘇芮是因為電影《搭錯車》,主題曲《酒干倘賣無》和好聽到暈的插曲《請跟我來》等,為她進軍香港打好基礎,其後幾首廣東歌無獨有偶都是電影歌曲,如:

《誰可相依》(電影《龍的心》)

《車站》(電影《富貴烈車》)

《憑著愛》(電影《群龍戲鳳》)

至於第二個元素,正是「潘源良」,原來上述三首廣東歌皆由潘源良填詞(《車站》與林振強合寫)。三首之中,《憑著愛》以最大同的題材,成為蘇芮廣東歌之中的代表作。

《憑著愛》所表達的是一種簡單無雜質的愛,用今日的說法就是回到初心的愛,不論經歷過多少波折。相信大家最為感動也熟悉的是副歌:

『曾在這高高低低彎彎曲曲中跌倒

才驟覺開開心心簡簡單單已極好

最美麗仍然是愛 帶淚嘗仍然是好

未懼怕一生的波折伴到老』

「簡簡單單已極好」,正好形容盧冠廷寫的曲,令蘇芮收起巨肺本色表現依樣感人。不過對蘇芮來說,「簡簡單單」比較難發音,因此唱得像「緊緊登登」,但反而成為歌曲的signature,我認為《憑著愛》的瑕疵不在於蘇芮的發音,而是未能用上真實的管弦樂伴奏。下一篇繼續分享其他版本的《憑著愛》。

Written by

朱米高,傳媒人,基督徒,曼聯迷,識少少音樂,中了80,90年代的廣東歌毒,每天筆錄每一首廣東歌印象,風雨不改,希望寫一千篇。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