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打錯電話》香煙與電話亭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林振強常用死物映襯出故事主人翁的心境,作品數不勝數,他替Danny Summer寫的《空凳》和《結他低泣時》都是箇中傑作,不過我有另一首心水,同樣是林振強寫給夏韶聲,同樣以物件來側寫感情,但比較特別的是,那首歌用了兩件物件做主角,分別是香煙和電話亭。

夏韶聲的《打錯電話》是一首故事情節式的歌曲:主人翁得罪了女伴,想往電話亭打電話給女伴致歉,卻又患得患失,甚至接通後竟然說句打錯便掛斷,可算是頗為寫實的情節。當時林振強是一名煙剷,或者因此索性將香煙加在歌詞中,並成為了重要的元素,第一句歌詞已經提到自己『含著香煙』,之後更順手地用香煙和煙包作比喻:『红白煙包似苦笑一個 被我緊張的手握破』、『拿着聽筒再苦笑的我 像那空空煙包一個 混在世界卻欠半點内容 如問來到這裡究竟為何』,都運用得巧妙,也充份反映主人翁很不安地吸了很多支煙。

此外,電話亭在林振強筆下也成為活物,它懂得諷刺主人翁,也會笑他只懂說打錯。一包煙和一個電話亭,建構出一種不安無助又寂寥的感覺,亦令到故事非常有畫面感。

我寫張立基的《你好嗎》時亦提過,現代人已比較少打電話,那種在電話筒旁語塞的情境,或打電話前自行預先綵排的經驗已不復再,連我這個70後,也將whatsapp作為第一通訊方法而並非打電話了。至於電話亭,當然也成為歷史遺物吧。

相關文章:

《結他低泣時》原名《死前一刻》

《空凳》樹欲靜而風不息

《你好嗎》亞視終於有樂壇

Written by

朱米高,傳媒人,基督徒,曼聯迷,識少少音樂,中了80,90年代的廣東歌毒,每天筆錄每一首廣東歌印象,風雨不改,希望寫一千篇。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