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抗戰二十年》與六四「神同步」的搖滾戰曲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心水清的網友,應該知道每年六月我先會寫幾首民運歌,然後輪到分享一些Beyond的歌曲,因為六月也是家駒的忌辰。今天分享的一首非常特別,它由家駒作曲並哼出前奏,卻在他逝世十年後才推出;它是一首講述Beyond奮鬥抗爭的作品,卻與六四事件「神同步」,不經意成為了民運歌曲。

2003年是Beyond成立20週年的日子,家強在家駒生前留下的demo中,選了一首重新製作作為主題曲,特別之處是歌曲直接用了demo中的一段作前奏,由家駒自彈自哼出旋律,到中間其他隊友加入,鑄成四子不可思議的合作。在2003的演唱會,「家駒」的更加以投影的方法與其餘三位成員一同演繹這首《抗戰二十年》,成為一時佳話。

在失去家駒後,三子大致振作,創作和彈奏都有明顯進步,但《抗戰二十年》的風格又忽然變回四子年代,也提醒各位,家駒始終是香港band壇數一數二的創作人。《抗戰二十年》一如家駒其他作品,將廣東歌和rock & roll融合得非常好,我到今天仍未發現更精彩和更有本土特色的港式搖滾。

歌詞是Beyond稍為弱的一環,不過到後期,他們廣邀最top的填詞人合作,《抗戰二十年》就是黃偉文非常出色的作品,原來他可以寫出如此粗獷硬朗的歌詞,我個人傾向相信Wyman並非一心借Beyond來隱喻六四,只是有幾組歌詞又的確貼切,『當天空手空臂我們就上街』由正歌第一句已像形容八九民運初期的情況,『幾許槍火敲破了沉默領土 剩下燒焦了味道』則像暗喻當晚天安門的景象,『應該珍惜的 即使犧牲了 激起的火花 仍然照耀』令人不約而同聯想到當年犧牲的生命,『他雖走得早 他青春不老 灰色的軌跡磨成血路』的「他」明明是指家駒,也將其名作《灰色軌跡》的歌名鑲嵌其中,但用來形容同樣「走得早」的北京學生,也完全吻合,難怪這首歌成為了民運以至社運的歌曲。

或者,搖滾樂隊的抗爭路本身就跟社會運動有點相似,都是玩命的遊戲,所以《抗戰二十年》出現此等巧合也並非偶然,反而比較可惜的是,『哪怕再去抗戰二十年』這一句,似乎得不到Beyond的兌現,令歌曲添上一個諷刺。

2003年的演唱會,四子一齊jam!

相關文章:

《無悔這一生》香港雲起時

Written by

朱米高,傳媒人,基督徒,曼聯迷,識少少音樂,中了80,90年代的廣東歌毒,每天筆錄每一首廣東歌印象,風雨不改,希望寫一千篇。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