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放縱》我空虛我寂寞我凍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林憶蓮出道時唱功被受批評,幸好她未被打沉,否則後來紅遍兩岸三地的嫵媚天后就無從成就了,我認為轉捩點在於她第二張專輯《放縱》。

似乎唱片公司當時發掘到憶蓮唱歌的一個特點,就是嗌得,因此由《放縱》開始,她有很多機會選唱一些「好好嗌」的歌,《放縱》由唱片監製馮鏡輝親自操刀作曲,副歌講求爆炸力,年少的憶蓮即使唱功未盡完美,但要玩爆就沒有問題,所以《放縱》讓林憶蓮得以好好發揮,亦令批評者另眼相看。唱片監製懂作曲就有這個好處,可以按歌手的長短處度身作曲,不用假手於人。

《放縱》的旋律這麼歇斯底里,歌詞當然都歇斯底里才配合得來。我記得當年曾有人對歌詞有意識不良的疑雲,現在回看實在摸不著頭腦。最後一句:『我空虛 我寂寞 我凍』到現時還經常被引用,如果很正路地填,『我空虛 我寂寞 我痛』會比較合理,因「凍」和「空虛」「寂寞」好像不能類比,但「凍」比「痛」更能具體深刻形容被撇的感受,而且控訴力更大,讓人想像的空間也更多,難怪紅到今日。

相關文章:

《愛情I don’t know》唱歌she didn’t know

Written by

朱米高,傳媒人,基督徒,曼聯迷,識少少音樂,中了80,90年代的廣東歌毒,每天筆錄每一首廣東歌印象,風雨不改,希望寫一千篇。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