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無可否認,陳奕迅是一個時代的the Vocalist,爭議只在於現時還是否屬於他的時代。但既成為一代歌王,豈能沒有爭議?只要將歷代「歌王」:許冠傑、譚詠麟、張學友、陳奕迅並列一起,便會發現爭議一直都在:Sam Hui被認為是俗不可耐;譚詠麟只有有娛樂沒有藝術;只有學友真的接近沒有爭議,而Eason呢?他近年大上大落的唱live表現常遭詬病(haters們當然也不屑他的嬉皮笑臉)。

那麼,Eason是如何成為今日的Eason? 不如重溫他第一首派台歌《時代曲》。

時為1996年。聽眾們開始厭倦四大天王的壟斷,亟待一把新的聲音。在這背景下,Eason先以一首結他藍調派上台,大有初生之犢無懼猛虎之本色。《時代曲》由陳奕迅和監製江港生合力作曲,由結他高手「細L」楊雲驃編曲,果然Blues味濃郁。到後來,我們更加發現陳奕迅本人就是喜歡創作這種曲風。

當時Eason用聲的方法跟現在明顯有別,而他唱《時代曲》又比唱《傷信》等大路作品來得更多得心應手,唱得更放。新晉歌手往往需時去尋找一把屬於他個人的聲音,而Eason在下一張唱片便立即找到,猶如武士找到專屬自己的寶劍,戰力旋即大增。

《時代曲》也開始了Eason與Wyman日後多年無間的合作。 『卻怕在今晚之後 不知有誰來迫我 轉唱另一些歌 』 不知這首1996年的作品有否對香港的政治議題有所暗喻?

Written by

朱米高,傳媒人,基督徒,曼聯迷,識少少音樂,中了80,90年代的廣東歌毒,每天筆錄每一首廣東歌印象,風雨不改,希望寫一千篇。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