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未曾深愛已無情》你呃人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從出道作《再坐一會》開始,鄺美雲已被打造成一位成熟怨婦,雖然當時她實際上還很年青,而那種怨,體現在欲拒還迎的幾句讀白之中,可能見得到初步的成功,於是在後來的作品中也故技重施。

《未曾深愛已無情》比《再坐一會》更怨,中國小調的曲風本身就比較憂愁,而音域則一如其他鄺美雲的作品,即是比較窄,所以即使推出時未流行卡拉OK,到後來亦成為一首入門級的K場熱門歌。

這首歌更令人注意之處是歌詞,尤其是獨白。但似乎我太理性,多年以來未能說服自己信服歌詞的內容。

全首歌反覆強調「未曾深愛已無情」的處境,換句話說,主人翁應該仍未泥足深陷,但同時間她又表現出傷心到死去活來,例如『甘心被操縱 癡心因你難自控』、『現我如同空心人 無心的身無言的抖震』,後面一句『無心的身無言的抖震』是很令人擔心的情況,差在未流口水。但既然未踩得那麼深,何解會深心欲絕到這個程度?至於幾句讀白的頭段:『醉過方知酒濃 愛過方知情重』,原出自胡適的《夢與詩》,所指的是親身經歷過才會有深刻的感受,我明白;但『未曾酒醉已清醒 未曾深愛已無情』我就未能觸摸到其深意。未醉酒,當然清醒啦!

究竟是胡適呃人,還是小美呃人?我不知道,也許以上兩項皆不是。我只知兩段詩句之間的『唔,呃人嘅』在當時很矚目,令歌曲收畫龍點晴之效,聽眾們(主要是男士)爭相模仿。至於歌詞有沒有呃人?還是算吧,做人太理性清醒很痛苦,何況近日我已學習到,就算面對最嚴謹的法律字眼,都別要咬文嚼字。

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之際,Cally在《萬眾一心迎回歸》節目中演唱《未曾深愛已無情》,但讀白部份則被刪去。當然啦,在那個時候講『唔,呃人嘅』,想死嗎?

相關文章:

《再坐一會》一出道已堅離地的鄺美雲

Written by

朱米高,傳媒人,基督徒,曼聯迷,識少少音樂,中了80,90年代的廣東歌毒,每天筆錄每一首廣東歌印象,風雨不改,希望寫一千篇。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