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談到與林憶蓮絕配的填詞人,相信很多朋友即時會想到林振強和周禮茂,不過,千萬不要數漏潘源良,他可是見證憶蓮長大的拍檔,由她第一首出道作品《愛情I Don’t Know》,到《早晨》、《只可活一次》、《命運是否這樣》,當然不能不提《赤裸的秘密》,你看,潘源良對林憶蓮的貢獻是多麼的大?

林憶蓮1987年的《憶蓮》大碟,被認為是她形象和歌路的分水嶺,在這大碟中,我很喜歡《決絕》。

八、九十年代,樂壇流行「慘情歌」,當然這只是甚為籠統的分類,而這些慘情歌也仿如咖哩魚蛋一樣,大家都辣但不代表辣在同一層次,魚蛋有時得個辣,慘情歌處理不當也只會得個慘字,幸好《決絕》是慘得有層次的。這首歌的場景是簡單的:男伴既提出分手,卻又諸多解釋,反令對方更加痛苦,有幾句歌詞令我特別觸動 :『我每日為誰活 又終被誰擺脫』,假如你仔細咀嚼這兩句的意思,就會想像到主角有多痛苦;『你既決定離別 聲聲解釋猶如刀切』,這兩句更加像有聲音似的。

在此也不厭其煩,讚賞一下作曲並監製的馮鏡輝,每每能創作出或選中能發掘憶蓮聲音特質的好歌,《決絕》不像《放縱》般激動難平,卻又表現出一種冷靜的痛楚。

相關文章:

《放縱》我空虛我寂寞我凍

Written by

朱米高,傳媒人,基督徒,曼聯迷,識少少音樂,中了80,90年代的廣東歌毒,每天筆錄每一首廣東歌印象,風雨不改,希望寫一千篇。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