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滴汗》初時真係滴汗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年少出道的女歌手,總有一段尷尬時期,就是由女仔變女人的時期(大家千祈唔好諗埋一邊!)對林憶蓮來說,這個時期好像又來得比其他人早,21歲唱《激情》,翌年就推出充滿成熟風韻的大碟《Ready》,當時作為聽眾的我,就未太ready接受林憶蓮的新形象了。

《Ready》大碟,注入了jazz和soul的元素,林憶蓮實在勇敢,第一主打《滴汗》就是一首標誌性的作品,比《激情》更soul更jazz,曲詞和編曲都要求歌手唱出女人味,對22歲的憶蓮是個考驗。現在細心再聽,年輕的憶蓮尚算演繹到箇中味道,當時(我遇到的)最大問題,是聽眾要大幅調教對該歌手的期望,的而且確不習慣。

我不肯定是否由《滴汗》開始,流汗成為了廣東歌詞中的性暗示icon,同期張國榮的《繼續跳舞》亦異曲同工,而一年後哥哥亦在《Salute》大碟向《滴汗》致敬。《滴汗》比同為林振強填詞《激情》,更令人想入非非,換句話說,這首歌要求演繹者在姿態上要騷在骨子裡,又不能再over ,否則一定變成cheap,這對當時的憶蓮是有點苛求,至於唱片公司為她設計的造型,真令我有點滴汗,憶蓮剪去招牌的長曲髮,燙成較短的復古頭,配合一身上世紀50年代的美國淑女打扮,我覺得頗不自然,個人來說在視覺上的不習慣就遠比聽覺強烈。雖然如此,但事後孔明,《Ready》的大膽破格,成為林憶蓮日後的音樂發揮重要的一步蛻變。

張國榮版

相關文章:

《命運是否這樣》另一種味道

Written by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