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地球已崩壞,我們需要逃避,不知是否可恥,但肯定有用,例如聽一些令人暫時隔別於凡世的歌曲,想像世界仍是多麼美好。

陳百強的《漣漪》,基本上是一首在地若天的幻想曲,美麗得不真實。

Danny是第一代的鋼琴王子,只要琴音一起,自會泛起醉人的情懷;他也是第一代的唱作歌手,當年的少女們無不被他迷倒。《漣漪》除了是箇中一首無懈可擊的作品,更是各方面都無法複製的經典。首先最不能複製的當然是陳百強本人,一位男歌手以這麼輕柔的聲音唱歌,除講求音樂技巧,歌手本身的形象能否carry都非常重要,稍有差池就會變成不男不女,Danny憑獨有的氣質,在當時未有查根問底研究公眾人物性取向的年代,成為獨步香港樂壇的貴公子。《漣漪》的旋律其實相當簡單,配合同樣簡單的編曲,一切都已足夠,是less is more的成功示範。

鄭國江的歌詞,亦像一股清泉注入《漣漪》的旋律。你叫他填古惑仔刀光劍影一夜情就難倒他,要他填這種清澀純情,填多一百首都無問題!《漣漪》並沒有交待主人翁與「你」的關係,相信是情竇初開時期吧,而「漣漪」是神來之筆的用詞,令人感受到那種蜻蜓點水式、不染俗塵的愛情。最後一句明明是「幻想不到的優美」,我聽得好清楚,但網上清一色流傳的是「幻想得到的優美」,論意境當然也是「幻想不到的優美」更超凡脫俗吧。

相關文章:

《等》全靠歌詞中的一個字成為情歌經典

Written by

朱米高,傳媒人,基督徒,曼聯迷,識少少音樂,中了80,90年代的廣東歌毒,每天筆錄每一首廣東歌印象,風雨不改,希望寫一千篇。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