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痴情意外》潮聲浪聲成標記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為了營造場景和氣氛,不少製作人會在歌曲的前奏中收錄一些聲效,這些聲效無關音樂,但卻可以加強音樂的故事效果,例如周杰倫的歌曲就經常用上這種招數,像車的引擎聲、籃球比賽聲或人的對話都成為前奏的一部份。廣東歌呢?我印象最早的一首是譚詠麟的《雨絲情愁》,不過不知是否受制於當時的製作技術,那段下雨只像冷氣機滴水,未能呼應首句歌詞『滂沱大雨中像千針穿我心』。

陳慧嫻的《痴情意外》,結他前奏加上一段海浪聲(歌曲結束前也有),效果就真實得多,配合第一句『潮聲浪聲去又來』,在未開始講故事之前,先告訴你場景,這段前奏亦成為《痴情意外》的標誌。

玉置浩二的曲,加上潘源良的歌詞和陳慧嫻的演繹,應該手到拿來吧?不過廣東版並非坐享其成,編曲上除了加上潮聲浪聲,整體感覺也更輕柔,例如將電結他變成木結他,並將打鼓的段落減少,所以造出來的感覺跟原版又有不同味道。

潘源良可謂「問題填詞人」,特別擅長捕捉人心的疑問與不安,《痴情意外》這種「應不應該愛」的題材就最適合他,後來他為陳慧嫻更填寫另一首冷門作品《應該不應該》,也是這樣題材的精彩作品。特別一提《痴情意外》是潘Sir跟時葆茵合填的,但誰是時葆茵,我卻毫無頭緒。

安全地帶的原版

相關文章:

《牆》陳慧嫻的大冷門

Written by

朱米高,傳媒人,基督徒,曼聯迷,識少少音樂,中了80,90年代的廣東歌毒,每天筆錄每一首廣東歌印象,風雨不改,希望寫一千篇。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