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秘密警察》Beyond的無間道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Beyond 1988年《秘密警察》大碟是他們踏上主流之路的分水嶺。他們亦由此時變成四人行,歌曲路線全面傾向主流,並增加使用電子音樂,特別是電鼓,這大碟在商業上相當成功,記得他們有成員憶述,每次出show都同樣唱《衝開一切》、《大地》和《喜歡你》,唱了無數次,真的唱到想嘔。

作為大碟同名歌曲,秘密警察卻沒有成為主打,論煞食又的確不及上面提及過的三首。此時的Beyond在音樂上的確做了一些妥協,以《秘密警察》為例,試圖在Beyond味之上,增加電子的感覺,就像是音樂版《無間道》,在自我與大路之中努力調校和辨識自己的身份。這歌雖未能成經典,卻成為他們努力求變求存過程中的印記。

秘密警察是鐵幕國家中用來監控和打壓人民的部隊,是獨裁者的工具,例如當年的蘇聯、波蘭、東德都有秘密警察,莫非Beyond想探討東歐政治?非也!這歌跟另一首同期的「東歐概念」歌曲、羅文的《柏林圍牆》一樣,東歐概念只是榥子,其實都不過是一首情歌。這位秘密警察的任務其實只是跟蹤出軌的女伴與其外遇的行蹤。很明顯,這並非家駒擅長的題材,歌詞填得很一般。大家可比較題材完全一樣、陳少琪填詞、Sam Hui主唱的《武士精神》。

隨著東歐共產主義政權瓦解,秘密警察也成為歷史(除非唔係)。一個正常的國家,按道理應該不會有秘密警察,除非要深入虎穴查案,但那是臥底,是另一種身份。只有政府認為整個國家是一個虎穴,才需要派遣秘密警察,但這樣不信任人民,那個政府一定做了很多虧心事。話時話,究竟香港有沒有秘密警察?我估沒有,因為警察執行任務時必須配戴委任證,沒有委任證者必然是騙徒!這是《警訊》教我的。何況,秘密警察要深入民間,穿梭於對政府充滿敵意的人當中,這種環境又有誰能好好工作呢?嘩,萬一被市民揭露身份就更悲,會被人起底兼洗版,一生背負二五仔之名,好慘慘豬架!

相關文章:

【許冠傑系列11】《武士精神》多嘢聽

《我是憤怒》直接發惡

Written by

朱米高,傳媒人,基督徒,曼聯迷,識少少音樂,中了80,90年代的廣東歌毒,每天筆錄每一首廣東歌印象,風雨不改,希望寫一千篇。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