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空凳》樹欲靜而風不息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第一屆亞太區流行曲創作大賽香港區冠軍作品《空凳》,由林敏怡作曲,填詞的卻不是弟弟林敏驄,原來後者自己作曲作詞寫了另一首參賽還得了亞軍。不過無所謂,拍檔換上大勇大熟的林振強,效果可能更好。

十分婉惜林敏怡留下的作品並不算多,在八十年代,她實在是一位可與外國改編歌分庭抗禮的作曲人,也難得是一位女性。她其中一個長處,是巧妙運用轉調的技巧,例如《幻影》。在《空凳》,她也使用了這技巧,既將旋律清楚分成正歌、pre chorus和副歌,而三者各有鮮明的感情表達,但又不會斷裂開。

林振強完全感應到作曲人的心意,他寫《空凳》也按旋律分成三個層次,正歌是望著凳子而對父親的思念,其中『父親仿似巨人』和『給腰背磨殘了的凳』形容得非常細緻,在這一段,只有想念之情,沒有過份悲傷,甚至沒有透露父親已離去。

到轉了key的pre-chrous,話鋒一轉,歌詞直接流露難過的心情,也第一次出現「空凳」這詞(之前並沒有以「空」來形容),而最重要的一句是『為何想講的從前不說清楚』,這一句交待了現時已無法跟爸爸對話,而更實際的作用,就是引導聽眾往緊隨其後的副歌。

究竟有甚麼是從前想講但又未講呢?就是「呼叫永遠也愛他」,這跟從前『懶說半句我愛他』形成強烈對比,令聽眾深深明白那份自責與內疚,而尾句『聽我叫喊只得一張空凳』,將愁懷推向高峰,卻同時是歌曲的結束,令人留下餘恨和感慨。

林振強曾填詞,甫開始創作《空凳》,已打算邀請夏韶聲主唱,可能林振強睇中夏韶聲夠麻甩,而且聲音既可悲情亦可激情,特別有張力。夏韶聲亦不負所託,『為何想講的從前不說清楚』之後的幾聲『wow…wow』更是畫龍點晴。

『聽得叫喊 只得三張兇凳』

相關文章:

《說不出的未來》聽完說不出感覺

朱米高,傳媒人,基督徒,曼聯迷,識少少音樂,中了80,90年代的廣東歌毒,每天筆錄每一首廣東歌印象,風雨不改,希望寫一千篇。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