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纏綿遊戲》原來是韓國歌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梁漢文是高我一屆的同校師兄,未畢業已參加新秀,運動叻又靚仔,而且好nice,風頭躉是也。當時在學校我和他都有兩句,但在多年後(大約《七友》的年代),在工作中再遇,從他眼神我猜他是徹底忘記我是誰,不是紅咗唔識人果種,是真正忘記了,不過都好正常。

梁漢文的星途和人生跟他BIG 4的其餘三位兄弟一樣,都是大起大跌。他的聲底靚,但似乎只適合做情歌王子,太勁的歌就有點頂不住的感覺。

《纏綿遊戲》可算為Edmond度身訂造之作,憂愁又煽情,又可以給他發揮假音強項,一段唔知用咩文唱的古典風格前奏,令人以為它是一首來自歐洲的歌曲,錯!原來是一首韓國歌曲,唱作人申承勛後來有另一首歌有過之而無不及地著名,正是《我的野蠻女友》主題曲《I Believe》。而梁漢文在韓風仍未吹起就改編了《纏綿遊戲》,實在早著先機。

《纏綿遊戲》不容易唱,副歌要hold住高音但不能太有power,同時要兼顧真假音轉換,梁漢文算唱得很好,這首歌也好到在Edmond之後的作品中難以找到更好。

Written by

朱米高,傳媒人,基督徒,曼聯迷,識少少音樂,中了80,90年代的廣東歌毒,每天筆錄每一首廣東歌印象,風雨不改,希望寫一千篇。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