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至愛》 Google translate式的填詞實驗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今年是陳百強六十大壽,大家都爭相翻唱Danny的金曲,不過有一首未見有人重新演繹。

回到1986年,Danny由華納轉投DMI唱片公司,一家只有陳百強一位歌手的唱片公司,首張大碟當然唔衰得,第一主打是原曲 《Greatest Love of All 》的 《至愛 》。

別以為這首歌是由Whitney Houston原唱,其他最早的是George Benson 1977年的版本,Whitney Houston只是將這首歌變得更紅,相信這亦是陳百強改編的誘因。

可以說Danny的版本各方面都參照了Whitney Houston版,包括mv(大家可click入文章末的Youtube Link對比一下),編曲也是基於Whitney Houston版。其實我猜這首歌未有人再翻唱的原因,是它太難演繹,唱英文還可以,唱中文,不知為什麼,好似跟旋律格格不入,更遑論要唱得好聽,所以除了陳百強之外,也難去數出另一個適合唱這首歌的歌手。

《至愛 》的歌詞相當特別,幾乎是一句跟一句的直譯英文意思,但又要兼顧廣東詞是否啱音,所以難度極高,難免令歌詞有些地方有遷就過的痕跡。就拿第一段為例:

『I believe the children are our are future
Teach them well and let them lead the way
Show them all the beauty they possess inside 』

中文詞是:

『知不知珍惜就是未來

好好管教使以後成材

使他珍惜本身光彩 』

『知不知珍惜就是未來 』就已經是很不像中文的中文,要多加思考甚至參考英文詞才捉得到意思。究竟這樣每句直譯的寫法是誰的意思?我認為,如果稍為放寬 「規矩 」,讓鄭國江老師只須照原詞的大意來填,說不定有更好的發揮。

《至愛 》這首歌,以自愛和自我肯定為主題,不知道對於懷疑自己生存價值的人有沒有勉勵作用?很婉惜,主唱的陳百強和Whitney Houston,已經無法再用這首歌來勉勵自己。

相關文章:

《盼望的緣份》超越《等》的寂寞孤獨

Written by

朱米高,傳媒人,基督徒,曼聯迷,識少少音樂,中了80,90年代的廣東歌毒,每天筆錄每一首廣東歌印象,風雨不改,希望寫一千篇。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