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許冠傑系列16】《天才與白痴》好多仔又好多鬼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Sam Hui早年至高峰期的音樂事業中,填詞人黎彼得擔當了一個重要角色,除他以外呢?偶爾亦見到薛志雄這個名字,他是電影人,是嘉禾電影包括許氏兄弟作品的幕後大員,參與過多首相關電影歌曲的填詞工作。

前文說過Sam的《打雀英雄傳》堪稱廣東話的寶庫,《天才與白痴》亦不遑多讓,而且更加通俗,去得更盡。

《天才與白痴》是同名電影的主題曲,薛志雄是編劇,他與Sam同為港大畢業生,兩位讀書人填起通俗歌詞絕不留手,當中最特別,是三段分別用「仔」、「鬼」和「嘢」字做韻腳的段落:

『呢個世界上

有精仔 有懞仔 有仔 散仔 賭仔 仲有戆居仔

有衰仔 有好仔 反骨仔 癲仔 蠢仔 仲弊個敗家仔

細蚊仔 臭飛仔 招積仔 靚仔 打仔 亂咁出刀仔

問你點敢亂生仔,』

其中,「戆居仔」在今天肯定被認為不登大雅之堂,但另一方面,「戆居」這形容詞已漸漸式微,「居」字已被另一個粗口字全面取代。

第二段:

『呢個世界上

有寃鬼 有哇鬼 有奸鬼 賭鬼 棧鬼 仲有咸濕鬼

有衰鬼 有煙鬼 攝青鬼 生鬼 撞鬼 撞着個冒失鬼

醉酒鬼 吊靴鬼 醜死鬼 假鬼 真鬼 亂咁鬼打鬼

問你究竟攪乜鬼』

其中,「棧鬼」和「生鬼」都不是鬼,卻別開生面地混入其中,最後一句『問你究竟攪乜鬼』,也巧妙地填入俚語「攪乜鬼」。

到了數白欖的一段:

『呢個世界上

有堅嘢 有流嘢 有精嘢 喎嘢 渣嘢 仲有大鑊嘢

有衰嘢 有好嘢 有筍嘢 貴嘢 賤嘢 最驟忌就癩嘢

醒胃嘢 臨審嘢 正斗嘢 靚嘢 杰嘢 最爽就撈粗嘢

確係認真唔小嘢』

這段因為是數白欖,沒有音調的限制,寫得更癲,相信「驟忌」、「癩嘢」、「臨審」有更正確的寫法吧。至於『撈粗嘢』,真是稍為年青一點也不明白箇中意思。

《天才與白痴》粗俗,但實在過癮,令人開懷地度過三分鐘,沒有冷場。我也直覺地認為上面的三段歌詞/數白欖,啟發了霑叔後來的《道》。

我猜黃霑的《路》是受《天才與白痴》啟發

相關文章:

【許冠傑系列15】《時光倒流》時代革命

Written by

朱米高,傳媒人,基督徒,曼聯迷,識少少音樂,中了80,90年代的廣東歌毒,每天筆錄每一首廣東歌印象,風雨不改,希望寫一千篇。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