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許冠傑系列28】《我是太空人》當Sam Hui遇上達明一派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甚麼是太空人?為甚麼許冠傑要唱《我是太空人》?因為這是當時的社會現象,太空人亦當然不是指登陸月球那一種,所謂太空人,是指太座空了的人,即已婚男人本人或太太為了坐移民監,而與另一半分隔兩地的意思,在八十年代中至末,「太空人」是潮語。

Sam在1988 年推出的大碟《 Sam & Friends》廣邀舊雨新知合作,包括當時得令但屬於後輩的達明一派,《我是太空人》瀰漫達明一派式的英倫電子情懷,Sam好像從來未如此英倫過,這首歌的groove亦好好loop,絕不比達明本身的作品遜色。

既然找到劉以達作曲,那就要找達明的御用詞人陳少琪填詞吧!陳少琪將達明的社會意識帶到Sam的音樂中,當然,Sam的歌曲從來都跟小市民同步呼吸,但論批判性和文學性,自然跟達明一派是不同層次,不過我覺得陳少琪在《我是太空人》的表演不及達明作品般精采,只算平鋪直述地記錄了「太空人」的心情,亦沒有著墨背後的心態,只以最後一句『為了一絲寄望』去解釋整個故事,是陳少琪當時未經驗過這首歌的心境?抑或Sam Hui始終不想他寫得太尖銳?這就不得而知了,但《我是太空人》的確在Sam的song list上開闢了一種新風格。

相關文章:

【許冠傑系列27】【最佳拍檔之5】《我未驚過》始終欠火花

Written by

朱米高,傳媒人,基督徒,曼聯迷,識少少音樂,中了80,90年代的廣東歌毒,每天筆錄每一首廣東歌印象,風雨不改,希望寫一千篇。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