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許冠傑系列7】《木屋區》歌詞通俗寫出窮人宿命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許冠傑寫過無數鬼馬通俗的作品,當中不乏警世之作,不過在我眼中都是蜻蜓點水式,而且也頗廉價,例如《財神到》中『好心得好報』,其他還有《應該要自愛》、《學生哥》、《快樂》等,到了《新的開始》大碟中的《木屋區》,Sam終於寫出一首通俗但有深度的歌詞。

許氏一家正正就是在鑽石山木屋區長大。木屋區在今天的香港好像已成為歷史,八十年代則是草根的代名詞。《木屋區》講了一個虛構但又肯定發生過的故事:

『滿天風雨 貧窮木屋區 某一角裏
家中有個蘇蝦仔剛剛已誕生
母親不興奮 孩兒父親已 棄妻遠去
家中已七口多了他怎會夠分』

一家七口睡在同一斗室的畫面,上一代香港人一定不陌生,接下來:

『學校教育哪會有 哪個去教他 怎去做人
怎可使他 守己安份
物慾滿是引誘 如何避免識錯了壞人
即使天天也教訓 始終都擔心』

第一段是「起」,上面的第二段是「承」,跟著到「轉」了:

『迅速光陰過 從前木屋區 個蘇蝦仔
一轉眼已變大人他不聽母親
唔願做窮人 群埋大檔裏 那班賭鬼
一朝到晚四處胡混酒氣滿身

到了有次老友教他去揸槍打劫銀行
警鐘一響 警察已到 一息間 槍戰發生
母親像淚人 人群望向那 破衣老婦
手緊抱他的屍體他鮮血滿身 』

到這裡已見到《木屋區》是一首有關草根的悲劇,但最後一段更是畫龍點晴:

『這一刻出殯 同時木屋區某一角裏
家中有個蘇蝦仔 他宣佈誕生』

《木屋區》的歌詞大致根據英文版 、Sam的偶像Elvis Presley 的《In the Ghetto》而寫成,寫出窮人的宿命,雖然不是原創,但要欣賞是它寫作的難度,我之前寫陳百強的《至愛》也提及翻譯式填詞甚難,Sam在翻譯之餘不忘填上地道草根的字眼如「蘇蝦仔」和「大檔」,而當中並沒有什麼煽情的句字,也不像他以前的作品中加幾句說教,反而更震撼。

上一篇談到Sam Hui面對轉型困難,而令他難上更難的,也許是他自身的一些限制,雖然他被譽為歌神,但唱功無疑並不高超,這麼多年也是差不多,進入講求精良製作的八十年代,他的唱功難免被比下去。但從另一角落看,所謂唱贏許冠傑的每位歌手,有誰不是受許冠傑的啟蒙而成為唱廣東歌的歌手?

在此特別多謝金培達先生,多年前的一晚在他的錄音室中,他介紹我認識《木屋區》這佳作,那次傾談令我獲益良多。

貓王的原版

相關文章:

【許冠傑系列6】《父親的鋼琴》有洋蔥

《至愛》 Google translate式的填詞實驗

Written by

朱米高,傳媒人,基督徒,曼聯迷,識少少音樂,中了80,90年代的廣東歌毒,每天筆錄每一首廣東歌印象,風雨不改,希望寫一千篇。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