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許冠傑系列9】《日本娃娃》回到起點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許冠傑經過在康藝成音不太愉快的歲月,1985年重投「寶系」,簽約新成立的新藝寶,頭炮大碟《最緊要好玩》,聲勢回勇。

也許Sam知道歌迷還是喜歡聽他的鬼馬通俗歌,這次他又回到基本步,《最緊要好玩》和《日本娃娃》都是這一類作品,兩首都非常流行,但回到起點之餘亦有新點子的。《日本娃娃》食住當年日本文化大熱條水,將一個窮小子追女仔的故事,融入大量日本文化符號,熱鬧好玩,再次證實Sam很有潮流觸角。

詞評人黃志華先生曾經形容《日本娃娃》是以「掛聖誕樹式」的手法填詞,意指將一堆相同主題的符號文字掛在一起,以營造相關的氣氛,就像佈置聖誕樹般。事實上《日本娃娃》中的日本符號相當密集,幾乎每一句都有一個跟日本有關的字,有日文、日本食物、日本明星和地名等。同一公式,其實也可以製造《韓國娃娃》、《美國娃娃》,甚至:

『尋晚嚮莎莎碰正個強國娃娃 對眼特別大 仲有冰冰個下爬』

《日本娃娃》是當年其中一首大熱歌曲,而同碟的《最緊要好玩》和《心裡日記》也流行,令Sam的音樂事業再上高峰。可惜,不久之後,他卻面對另一次難關,他在雪山拍戲時患上高山症,這可能是他演藝人生中最大的打擊。

江欣燕飾演唔夠十六& a half的日本娃娃

相關文章:

【許冠傑系列8】《風中趕路人》我個人的心水

Written by

朱米高,傳媒人,基督徒,曼聯迷,識少少音樂,中了80,90年代的廣東歌毒,每天筆錄每一首廣東歌印象,風雨不改,希望寫一千篇。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