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身體哭泣》咁都畀佢諗到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首先很佩服林敏驄想像到身體哭泣這個場面和意境,其實所講的是一個傷心的女子在蒸氣浴室中既流淚也流汗,真有想像力!

甄妮事業的高峰是她喪夫小休後復出的1984年,但同時期樂壇正翻天覆地的改朝換代,年青的梅艷芳、陳慧嫻和葉蒨文等的冒起,令甄妮、徐小鳳、葉麗儀等前輩歌手地位變得尷尬,鋒芒被後起之秀蓋過。其中甄妮是勇於求變來迎合聽眾口味的一位,《身體哭泣》改編自她眼中的小弟弟近藤真彥的作品,總算是放下身段去接受新興的J-pop曲風。而同一首歌,呂方也改編成另一版本的《在期待戀愛》。

細看《身體哭泣》的歌詞,發現其實令人頗有遐想,幸好甄妮carry到,不致變成低俗,反而密密的歌詞有點考起她咬字的能力。

近藤真彥的原作

相關文章:

《再度孤獨》林振強魔鬼之手寫出甄妮喪夫之痛

Written by

朱米高,傳媒人,基督徒,曼聯迷,識少少音樂,中了80,90年代的廣東歌毒,每天筆錄每一首廣東歌印象,風雨不改,希望寫一千篇。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