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達明系列9】《馬路天使》請回答1987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你知道什麼是「死飛仔」嗎?這是主流的「大人」對不守紀律之青年人的一個稱呼。這個舊到早已入土為安的名詞,在1987年是仍是傳留著的。

那一年,達明一派推出《馬路天使》,一反主流框架的想法,雖然以第三者來描述那群青年,卻完全沒有批判,沒有說教,只有浪漫淒美。

以天使來形容一群「死飛仔」,在主流媒體中應該是首次,用『叱吒於漆黑街中 身軀傲然隨處碰』去描寫他們漫無目的四圍浦,也是前所未見,單是頭幾句,聽眾就應該要好好預備,這一首歌的視角將會與別不同。他們在路中亂跳,完全無視別人的眼光,因為在他們心中,只想讓困擾理想和盡掃一空,他們所幹的一切,有一個共同的時代處境,就是『黎明漸到 誰願意 誰願意 誰願意看到』。

《馬路天使》以一種後現代的手法呈現社會真像,沒有說什麼關懷,卻真真正正以憐憫和理解的態度,將社會上被邊緣的一群捧起來當主角,也許只有一直在主流與奇怪之中游走的達明一派才做得到。

《馬路天使》以達哥一段標誌性結他做前奏,這個Intro我應聽過超過千次,我深愛這段前奏,再聽千次仍不會厭,我覺得它是香港band壇最具代表性的一段前奏。

也只有黃耀明,才可唱出《馬路天使》那份飄逸和距離感。

在2017年的達明一派演唱會,《馬路天使》被重新編曲,一段《撐起雨傘》的前奏加在前面。三十年前的天使,與三十年後的雨傘運動參與者連結。這絕不是勉強,也不是巧合,因為在舞台上唱歌的那位,其本人在三十年前也站在社會邊鋒,三十年後他也走出來叱吒於漆黑街中,尖聲高呼於風中。

忽然想起,1987年,我13歲,假如我的人生軌跡稍為改道,說不定也會在街中浪蕩至通宵。

2018,現在40出頭近50歲的香港人怎樣麼?能對自己的青春講一聲無悔嗎?

【達明系列】暫告一段落。

相關文章:

《十個救火的少年》毋忘一班花生友

Written by

朱米高,傳媒人,基督徒,曼聯迷,識少少音樂,中了80,90年代的廣東歌毒,每天筆錄每一首廣東歌印象,風雨不改,希望寫一千篇。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