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講陳詠謙,可以好快講完,就係將一煲未煲滾嘅湯周圍派畀人飲,講完。

坊間絕大部份文章,都係指出呢煲湯有幾唔夠火喉,但我想從其他角度講,因為假如『將一煲未煲滾嘅湯周圍派畀人飲』呢個比喻成立,咁邊個做成呢個情況?一定唔會係單一個體嘅責任,所以我想闊少少睇成個現象。

作為替全球講廣東話嘅人生產粵語歌曲嘅殿堂,香港樂壇從來都係骨格精奇,其中一奇,係每個年代都係靠極少量嘅填詞人支撐成個工業,但人少卻又做到嘢,由黃霑、盧國沾、鄭國江,到林振強、潘源良、然後到林夕、周耀輝、黃偉文,佢地係唔同年代嘅翹楚,佢地產量多得驚人,而且能夠同時書寫出男女嘅感情世界(呢樣真係佩服),亦能夠保持高水準,最重要係影響一代人嘅文化。雖然佢地分別壟斷一個年代嘅詞壇,但普羅大眾一般唔抗拒,例如我好少聽人叫夕爺唔好填,留d機會畀新人,因為歷代最Top果幾位填詞人,的確做到質與量兼備,我地作為聽眾,其實邊個填都冇所謂,有好歌聽我地就滿意。

究竟係林夕同Wyman壟斷詞壇太耐,令後來者上唔到位,定係後來者唔夠班接棒所以令兩位大哥苦苦支撐咁多年?呢個雞先定蛋先嘅問題係好難有答案,無論如何,以作品量計,依家最當時得令嘅填詞人的確係陳詠謙。所以歌迷期望佢係呢個年代嘅黃霑、林振強或者林夕,其實都好合理。不過,如果將佢嘅作品,拍埋去上面提及過嘅任何一位填詞人,又真係覺得差少少。咁,差咗d乜?

粵語歌詞之所以佔我地心中咁重要嘅位置,離唔開情與理,「情」就係代我地抒發感情,例如『閉起雙眼你會掛念誰 眼睛張開身邊竟是誰』(《人來人往》林夕填詞),短短十幾字,係人都識解,但箇中嘅語境精妙,足以引發共鳴,同樣喺「理」方面,例如『知否世事常變 變幻原是永恆』(《家變》黃霑填詞),都一樣可以打入聽眾嘅心,引起共鳴 ,仲有好多歌係情理兼容添。當然,有好多好歌都未必能抽出一兩句好句,例如林子祥嘅《追憶》(林振強填詞),你講唔出個hookline但成首歌催淚感人,總之填詞人個心一定要「有嘢」,包括要識中文,同埋要識人生,尤其後者真係要靠天份或者長期嘅修為先至做到。如果要我舉例,我會舉陳少琪,佢喺達明一派年代嘅作品,同埋後來90年代甚至近年嘅詞作,係明顯見到心態同筆觸都有改變,可謂見其詞如見其人。

好喇,咁陳詠謙又係點呢?就我對佢作品嘅認識,係的確諗唔到邊一首去到上面例子嘅高度。我真係諗唔到,邊個諗到請提出嚟交流一下。

講到呢度,暫時小結一下:

1) 香港樂壇每個年代都有幾個壟斷樂壇嘅詞人

2) 每一代嘅壟斷者都能交出水準令人心服口服嘅歌詞

3) 陳詠謙似乎係今日嘅壟斷者(之一)

4) 但陳詠謙交唔出前輩先烈嘅水準(或者只係仲未交到)

我再強調,以上情況唔會係一個人嘅責任,咁當然啦,填詞人一欄寫咗你個名,你就要負全部文責,承受一切讚譽同批評。

如果你問陳詠謙,點解佢咁好生意,佢都未必答到你。因為行內人覺得佢填得好?因為師傅Wyman發功?抑或冇其他更好選擇?林敏驄就喺多年前訪問中講過,佢從來冇話唔再填,但呢行都係用開邊班人就會一窩蜂咁用,香港樂壇多年以來都係咁,呢個可能係主因。

身處風眼,陳詠謙本身都承受好大壓力,我起碼兩次聽佢講過壓力嘅問題,第一次係佢兩三年前接受Roadshow專訪,佢話驚畀人追交貨,驚到一聽到電話響就坐立不安(林夕亦有類似經歷),另一次就係剛剛嘅叱吒頒獎禮,佢喺台上致詞時話自己呢幾個月好迷失,無填過詞。唔知係唔係因為壓力太大,佢回應嘅方法,就係用上比較特別嘅詞風,透過使用大膽嘅險字、險句、險韻(如果唔押韻都算險韻嘅一種),務求寫出石破天驚嘅作品,寫下不朽香江名句,藉此表現出自己功力嘅進化?(睇《龍舌蘭》嘅歌詞,我有好強嘅直覺認為佢係有呢種意圖)

但可惜,現時大眾最詬病嘅,正正就係呢d險字險句。

鋌而走險,會登上高峰定係跌到一仆一碌,只差一線。但可以肯定,如果煲湯未夠火喉,你加d新奇罕見嘅材料落去,唔見得會變得好味。有個別做字遣句就唔止係險與唔險嘅問題,例如『我們 身邊太多假人』(《哪裡只得我共你》),修辭確實唔好。其實每個填詞人,包括本文提及過嘅每一位大師,都總會有沙石甚至填得唔好嘅作品。不過正如你打NBA,一定會有失誤,但如果你同時個人獨取50分,咁就無人記得你失誤。或者假以時日,陳詠謙可以用更好嘅表現換得樂迷肯定,唔好一棍打沉佢。記住:殘忍只需一棍。

最後要講嘅,就係陳詠謙身處嘅時代,同以往係唔同,而家香港樂壇同七、八、九十年代相比,無論產量同影響力都大幅萎縮,網絡世界可用秒速造神,亦可用秒速做低一個人。而我見到有d評論亦唔係咁精準,例如有指『理智定野蠻 看看每個元旦』(《破壞王》)不明所以,但其實全組句子應該係:

『理智定野蠻 看看每個元旦

哪個十個彈 哪個笑一餐』

填得好唔好就見仁見智,但至少叫做意思完整。(雖然『哪個十個彈』都有語病)

總結來講,陳詠謙係必須檢討自己嘅作品,令自己將來成為質量相稱嘅填詞人;同時,「陳詠謙」其實係一個樂壇現象嘅代表詞,呢個現象,係經由成個行業嘅文化創造出嚟。

Written by

朱米高,傳媒人,基督徒,曼聯迷,識少少音樂,中了80,90年代的廣東歌毒,每天筆錄每一首廣東歌印象,風雨不改,希望寫一千篇。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