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難言再見》「K歌」鼻祖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「K歌」跟「賀歲片」一樣,皆是具有香港特色的分類方法,「K歌」和「賀歲片」明明沒有表達其藝術風格,但顧名思義,自會知道「K歌」跟「賀歲片」裡面會有甚麼和沒有甚麼。

一首台灣合唱作品《無言的結局》,在香港剛開始流行唱K時十分紅。簡直易記的旋律,男女平均分配的句數,成為唱K者熱點之選,雖然這首歌明明十分老土,根本是七十年代寶島流行曲之風格,但難得一眾K迷樂在其中,當時只有十五、六歲的我,也老氣橫秋地跟女同學合唱這首歌曲。

《無言的結局》的廣東版是吳婉芳的《難言再見》,港姐出身的她,參賽時已表現出不俗的唱歌技巧,當年港姐新增一個才藝比賽,各佳麗要自選一個項目表演(真像幼稚園的天才表演),吳婉芳憑演唱《長夜My Love Gonight》得獎。《難言再見》是她的第一首作品,表現十分穩定,經重新編曲之後,已擺脫了原作的老土味,但反而不及原作搶耳,只能算是一首平穩的作品。

卡拉OK的出現,簡直改寫了廣東樂壇往後的走向,由歌手選曲、唱片公司的經營策略到傳媒生態等,從此翻天覆地。

驅風油味頗重的原曲《無言的結局》

相關文章:

《秋意中等我》浪漫淒美的港劇主題曲

Written by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