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零時十分》歌詞兵不血刃好恐怖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葉蒨文推出第一張大碟時,大家對她的認知僅限於她是來自台灣的女明星,甚麼傻大姐形象完全是後話,她的成名作《零時十分》,林子祥的曲、林振強的詞,我認為都可以各自列入他們本人歷來最佳的作品。

當時林子祥是葉蒨文的廣東話導師,究竟那時是否導師與學生咁簡單,只有天知地知和他們自己知,但可以肯定,這位導師相當成功,其學生唱廣東歌發音非常準,完全沒有台灣口音,當然比現在的譚仔阿姐甚至懶音港女都好得多。發音以外,葉蒨文的聲音很和暖,感情豐富,有時太有技術反而令感情的真摯度打了折扣,所以要珍惜每位歌手初出道的青澀時期。

《零時十分》的旋律非常簡單,簡單又好聽的歌,我認為是瑰寶,像林子祥本人主唱的《最愛是誰》(盧冠廷作曲)和孫燕姿主唱的《遇見》(林一峰作曲)同樣都是句子短但非常感人肺腑,同樣都是瑰寶。《零時十分》和上述兩首歌的編曲同樣簡潔,以簡單結他伴奏為主,中間的一段手風琴solo也沒有賣弄花巧。

一直覺得《零時十分》的歌詞是神級的,希望一二百年後的文學科可以收納這首歌詞入課本(假如世界未到末日的話),作為一首以寂寞為題的歌,全首詞沒有一個詞提及寂寞;作為一首情歌,全首詞沒有「情」、「愛」、「戀」等字眼,只勉強找到英文歌詞中有個love字,但依然叫人拍案叫絕,猶如兵不血刃地殺人於無形,境界深不可測。

究竟林振強是如何寫出一首絕詞?其實也不過是用對比,或以景物抒情等老生常談的技巧。但這次他的確用得非比尋常,例如當全世界的填詞人用雨來寫慘情歌,大多用憂傷的雨,寂寞的雨,痛哭的雨等去營造氣氛,林振強卻用了擬人法的『迷途夜雨靜吻路人』,意境超凡;另外,他也將香檳玩得出神入化,以香檳的數量(明明得一個人卻斟了兩杯,以表寂寞),及香檳的溫度(由凍的香檳攤到變暖的香檳來交待時間流逝),另外,整首歌詞交待的時序分別為零時十分、夜半二時和六時,對寂寞到失眠的人來說,這個時間的推演十分寫實令人容易共鳴,唯一一句英文歌詞更是畫龍點晴 — 生日歌明明代表熱鬧,但由自己唱給自己立即變成無比的孤單。

所以,要是問我最喜歡葉蒨文哪一首作品?對我來說,這問題容易過一加一等如多少。

林子祥自己的翻唱版,中段的手風琴Solo變成小提琴,同樣動人

相關文章:

《迷惑》葉蒨文難得小清新

Written by

朱米高,傳媒人,基督徒,曼聯迷,識少少音樂,中了80,90年代的廣東歌毒,每天筆錄每一首廣東歌印象,風雨不改,希望寫一千篇。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