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200度》葉蒨文由此變傻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80年代的香港樂壇是改篇歌天下,大家都不怯於改篇一些全球大熱的作品,填上廣東詞,像《Careless Whisper》、《Everytime You Go Away》、《You Give Love a Bad Name》等,這些歌都紅遍全世界每個角落,來到香港,本地版沿用近似的編曲,填上內容相近的歌詞。但當中也有例外的情況,葉蒨文改編Madonna的《Material Girl》,歌詞並非描寫物質女郎怎樣拜金,反而變成我們熟悉的《200度》。

前文提及過,林振強經常將他原創的英文寫入歌詞,最經典是《壞女孩》的『why why tell me why』和《愛情蝙蝠俠》的『Batman I am the Batman of love』,都不是引自原版的歌詞,同樣地,《200度》中:『這世界氣溫會有two hundred degrees 暖到會爆炸when you hold me』,這些英文詞都是林振強原創的,亦成為了歌曲的hook line。

從《200度》這首歌,可窺見80年代的潮流,就是興誇張,不論是歌手的造型,或歌詞的手法。我覺得《200度》也像女版的《愛到發燒》,同樣是寫熱情熱到身體發熱,同樣很「鬼佬」的風格,所以林振強一直都是林子祥和葉蒨文經常起用的填詞人,《200度》也確立了葉蒨文的傻大姐形象。

意想不到的,是這首三十多年前的改編歌竟在近期被循環再用,西片《我的超豪男友》(Crazy Rich Asians)選用了《200度》(不是《Material Girl》)作為片中插曲,相當神奇。

網上已找不到原裝MV,只找到這個勁歌季選咪咀版
這是靚聲版,《200度》的身份現已變成《Crazy Rich Asians》OST的其中一曲

相關文章:

《迷惑》葉蒨文難得小清新

《愛情蝙蝠俠》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?

Written by

朱米高,傳媒人,基督徒,曼聯迷,識少少音樂,中了80,90年代的廣東歌毒,每天筆錄每一首廣東歌印象,風雨不改,希望寫一千篇。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