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/如果時光倒流,我告訴你,一向字正腔圓的靚聲王羅文會改編Prince的《When Doves Cry》,你一定以為我開玩笑,試問羅文又怎可能演繹這首另類怪異的黑人怨曲?但事實上,羅文就是勇於挑戰自己,《午夜怨曲》收錄於《羅文Roman》專輯,第一主打正正是令人咋舌的《波斯貓》。《波斯貓》被禁播,而《午夜怨曲》一如預期中未能得到普羅大眾的接受,但 …

--

--

//Beyond在1988年夏天推出的《秘密警察》專輯是他們音樂事業的轉捩點,之前的唱片,賣得不太理想,是次他們確有破釜沉舟的決心,因為大公司旗下的歌手往往有銷售壓力,「今次再買得唔好就冇下次」。

《秘密警察》在商業上取得巨大成功,所靠賴的幾首主打歌,雖商業,但展現Beyond不同風格,《衝開一切》、《大地》和《喜歡你》分別是快中慢版作品,怎能相信 …

--

--

//九十年代初,唱片公司做碟的策略都是圍繞著卡拉OK,很重視一首歌能否成為大熱K歌,因此那個年頭,男女合唱的作品特別多,而且大部份都很容易上口,以確保K房裡面的痴男怨女肯去點來唱。同樣應運而生的,是由一男一女歌手共同出一張碟,他們並不是組合,起碼沒有組合名,卻出雙入對地宣傳其合唱歌,你一定會記得張智霖跟許秋怡,那麼,你又記不記得何寶生跟何詠琳?//

全文 …

--

--

//這麼catchy又討好的作品,受到了他們日本公司的青睞,《完全地愛吧》被選中成為他們日文唱片的第一主打,但問題來了,公司方面要求日文版由家駒主唱,因為作為一首進軍海外的主打歌,主唱者必然是隊中的首席主唱,否則難免令人混淆,這又實在是主打歌之大忌,但家強本人卻很想由自己主唱,最後,經家駒爭取之下,《完全地愛吧》的廣東話和粵語版由家強唱,至於日本 …

--

--

//今天我分享的是進入千禧後的作品,主唱的Twins我認為是2000–2010年最具代表性的藝人組合。聽著,所謂代表性不一定是指最好,卻是最能反映該個時代的樂壇生態,而作曲的伍樂城,也是2000–2010年最具代表性的作曲人,同樣,最具代表性也未必是最好。

進入千禧,收購了飛圖唱片的英皇娛樂大展拳腳,謝霆鋒、陳奕迅、容祖兒和Twins當時得令,其 …

--

--

//Beyond的音樂,好rock,好嘈,好憤怒。相信幾乎每一個人起初都是這樣看Beyond。但作品反映作者本身,Beyond的靈魂黃家駒明明不如想像中憤世,分分鐘是一名「左膠」,所以,家駒年代的Beyond,其實憤怒至極的歌不多,《我是憤怒》幾乎已到達極限。

後來只有三人的Beyond,反而偶爾有些比家駒在生時更憤怒的作品。三人中,黃貫中曾憶述自己 …

--

--

//巫啟賢曾經在九十年代的香港樂壇大紅了一段日子,但不長久,除了《太傻》和《心酸的情歌》外,真正大熱的作品不多,接力的《只因你傷心》只猶如強弩之末。

巫啟賢的特點是嗌得、聲線滄桑,歌曲亦以慘情為主,以上設定跟王傑何其相似,二人也曾因著悲慘的曲風紅極一時,但卻同樣碰壁 — 當建立了一個風格之後,漸漸僵化,歌迷難免慢慢失去起初的興趣。。。//

全文:

htt …

--

--

千千闋歌與我常在

千千闋歌與我常在

朱米高,傳媒人,基督徒,曼聯迷,識少少音樂,中了80,90年代的廣東歌毒,每天筆錄每一首廣東歌印象,風雨不改,希望寫一千篇。